当前位置:首页 > 国际>

日本新生人口94万:空房子蔓延 进入低欲望社会

来源:财经中国| 2017-12-28 |


 财经中国讯:

  94万!日本今年新生人口数创历史新低。日本进入“低欲望社会”:日本18至34岁女性中,有39%的人还是处女,在18至34岁的日本男性中,“童子身”的比例也高达36%。为什么日本的出生率越来越低?日本年轻人想生不敢生,穷或是最大烦恼。低出生率带来的一个大问题,就是消费的萎缩。空房子如瘟疫般蔓延,“鬼城”越来越多,每七户住宅中就有一户空置,空房比率将在未来10年提高到20%。

  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发表的一份调查报告说,日本18至34岁女性中,有39%的人还是处女,这一数字足以让许多男人们感到惊讶与欢欣。而还有一个数据,同样会让人感到吃惊,在18至34岁的日本男性中,“童子身”的比例也高达36%。

  日本的这一种无欲望社会,不只是反应在性问题上,也反映在社会的各个方面,譬如日本人没有炒房的欲望、没有炒股的欲望、没有结婚的欲望、没有购物的欲望,宅男宅女越来越多,谈恋爱觉得麻烦,上超市觉得多余,一部手机便框定了自己生活的所有。

  在这本书中,他感叹道:日本年轻人没有欲望、没有梦想、没有干劲。无论物价如何降低,消费无法得到刺激;经济没有明显增长,银行信贷利率一再调低,而30岁前购房人数依然逐年下降;年轻人对于买车几乎没有兴趣,奢侈品消费被嗤之以鼻;宅文化盛行,一日三餐能打发就行。日本已经陷入“低欲望社会”。

  日本从2005年开始人口负增长时,小城市缺乏就业机会,大量年轻人涌入大城市,小城市房屋大量空置,而大城市一房难求,对于男性来说,没钱没房的经济压力影响最大,对女性来说,除了没钱,排在第二位的阻碍因素是家人是否同意。

  男人觉得自己婚后就像是一部挣钱机器,拼命努力,还满足不了一家人的美好生活。而女人们也感觉到结婚生子,整天呆在家里伺候孩子伺候老公失去人生的价值。所以,无论男女,更愿意去享受一种自由自在的单身生活。因此,日本年轻人晚婚率很高。日本厚生劳动省的调查,2015年时,日本男性平均结婚年龄为31岁,女性为29岁,这两个数据均创下了历史最高记录。

  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在2015年公布的 “终生未婚率”的调查数据显示,50岁之前从未结过婚的日本男性比例约为23.4%,女性比例约为14.1%,创下历史新高。这意味着,日本男性平均每4人中就有1人、女性平均每7人中就有1人终生未婚。

  到目前为止,日本育龄妇女的平均出生率只有1.4,一个半不到。日本政府虽然采取了各种补助措施,譬如生孩子补助40万日元,大约2万5000元人民币。孩子出生之后一直到初中毕业,每个月都会有1万日元,大约600元人民币的奶粉钱。但是,不愿意生孩子的女性越来越多,因为一旦生了孩子,就要放弃工作,同时自己将失去自由。因为日本的孩子,都是母亲自己养,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不会帮你带。

  虽然随着互联网与物联网时代的到来,新技术新产品层出不穷,但是,除了一部手机,其他商品再也调动不起年轻人购物的兴趣。看不到年轻人买汽车,看不到年轻人买房子,LV包包没人碰,电视机销量大跌。你如何宣传大拍卖、大出血,年轻人就是心不动、脚也不动。年轻人数量逐年减少,消费市场更加趋于饱和和低迷。

  一方面,追求精英教育的父母不断督促孩子去上各种私塾补课,寻求出人头地。另一方面,孩子们在拼命的努力中,对于父母传统的生活态度感到虚幻,“人生如同是在一个轨道上,还没有进入轨道,就已经知道轨道那头的结果”,这使得许多日本年轻人产生了对于自己一眼看到人生尽头的失落感。

  譬如大学毕业后,开一间小面包房,做一个与众不同的发型师,比在大公司爬格子要酷得多,做一个时尚设计高手开自己的事务所,或者电脑开发从业者,做自由职业者,自己签约而不是受制于公司的固定上下班制度,成为年轻人的追求。

  当个性追求渐渐高于共性,年轻人已经失去了对于物质攀比的兴趣,你有没有车,有没有房,对于许多日本的年轻人来说,是毫无意义的话题。东京这么一大国际大都市,85%的年轻人结婚时租房子结婚,只有5%的年轻人买汽车,这种地域物质的低欲望,使得银座街头的奢侈品变得毫无价值。

  日本总务部2014年调查结果显示,日本全国住宅总量达6063万户,其中闲置空房820万户,也就是说,每七户住宅中就有一户空置。野村综合研究所表示,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,空房比率将在未来10年提高到20%。

  目前在日本一些农村地区,超过65岁的人口占了当地居民总数的大多数,空房子如瘟疫般速度蔓延,越来越多。与此同时,日本人又不得不面对另一个让他们有些哭笑不得的现象——数据显示,以东京为中心的日本首都圈人口正在迅速膨胀。东京爆满,乡村“鬼城”,这一现象可能将成为未来数十年困扰日本的怪病。

  14年前,日本艺术家Ayano Tsukimi衣锦还乡。但时过境迁,物是人非,曾经熟识的故土早已丢了旧日的热闹景象,真的可以用“人迹罕至”来形容了。于是,Ayano决定通过自己的努力为村子注入新鲜血液——她的手工娃娃。在长椅上,在街道中,在她家屋外,都有这些手工娃娃的身影;他们还在田野工作,甚至在废弃的学校操场上闲逛。可以说,他们遍布荒村的各个角落。她用了大约十年的光景,缝制了约350件真人大小的娃娃,每一个娃娃就代表一个曾经的住户。